攝影 / 煙斗客

辦了第九年的曼菲老師Party,這是我第一次參加,
自己思念老師與一群老師的朋友們一起聊著過去的種種,
是很不一樣的感覺,但感動是相同的。
透過每個人分享相處時的片刻,
讓我們想起來,這位老師對學生關心與付出的美好,
也提醒著我,也要當那麼好的老師,
我仍在一步步努力著。
曼菲老師的獎助金,
給了許多舞者們一份溫暖的機會,
因為政府單位的補助多是給編舞者的,
這筆獎助金是給想要開始創作的舞者們第一份機會、
給想要出國比賽、參加徵選的舞者們不因為旅費而裹足不前。
若您行有餘力,願意幫助這些資源一直都很少的舞者們,
我感激您,請您前往雲門舞集羅曼菲獎助金的專頁,給予資助。
獎助金專頁:https://www.cloudgate.org.tw/manfei_grant/
我目前能力有限,想了很久,自己最有效益的回饋方式,
是靠著作品證明,這些老師朋友們所施予的信任與支持,是值得的,
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夠幫得上忙,
現在先扎實工作室的結構,務務實實的進工作室,
用力的把作品一秒一秒的完成吧。

//

從去年與懷恩導演第一次碰面談話後,
就開始思考人們為什麼會懷念一個人?
懷念?
是因為,過去比現在美好嗎?
老師追思會前一晚,過去的種種浮現,
最後沈澱在這一行行的講稿上,
小心的安置著每一刻回憶。
寫到蝴蝶時,眼淚還是難以控制,
那些美麗慢飛的身影,
總是在許多不可思議的時刻出現。
不論蝴蝶有沒有被誤會,
還是謝謝祂們每一次給我們的安慰。

//

從嘉義北上,
考國立藝術學院七年一貫制的那天,
出門前,
爸爸和我說:「出了這扇門,沒有考上,就不用回家了。」
考場上,看到曉雄老師像表演般精彩的示範,
素君老師推著圓圓的眼鏡,溫柔的笑著。
一位老師從評審桌後站起來,
穿梭在考生之間,走到我面前,
說:我很喜歡你的髮型,可是我們看不清楚你的臉,
我可以用頭巾綁起來嗎?
那是曼菲老師。

1999年入學北藝大,開學日921大地震。
高中第一次在舞蹈系館玄關辦舞蹈攝影展,
曼菲老師和素君老師拉著我,
走到三幅作品前,點了點,
說這些作品老師們幫你買了!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攝影作品被收藏。

有次在系館樓梯前,
曼菲老師看到我,
隨口問:黃翊最近都好嗎?
我說:很好啊,我想存錢買琴。
老師問:什麼樣的琴?要做什麼?
我說:學作曲,電鋼琴。
你知道是哪一台嗎?多少錢?
我說知道。
你要存多久?
我說還不知道
走。
走?
上車
老師開著車帶我到校園的提款機,
把提款卡跟密碼給我,要我去領。
我拿著卡片站在提款機前不知道怎麼辦,打電話給媽媽求救。
我退回老師的提款卡,
和老師說媽媽會先借我,老師才安心,
還在車上打電話給音樂老師,請慧玲老師幫我確定買的是好琴。

這台琴,是我作品音樂性的基礎。
那個時候,老師剛生病。

//

大學畢業展演的那天清晨。
我在北藝大S7教室,
看著曼菲老師跟一群模糊的舞者們排練,
她看到我,
問:黃翊,怎麼了?有誰欺負你嗎?
我眼睛睜開,發現滿臉都是淚水。
接到消息,老師走了。

畢業公演後,
與林老師通上了電話,
曼菲老師推薦我到二團編舞。
我總是當成曼菲老師為了鼓勵我創作而開的玩笑,
沒想到是真的。
踏進曼菲老師創立的二團排練場,
每個曾經和老師相處過的人,
都試著在捕捉,那些殘留在彼此身上,老師的影子。
也許是一個玩笑,
也許是一句口頭禪,
或是為了一隻,偶然停留的蝴蝶哭泣。

//

一路和二團工作到去年,
覺得應該要邁入下一個創作階段了,
今年開始和老師請了假,
專心努力了一整年的成果,
從作品上看到,
這樣的堅持是對的。
我還有好多的事物想要學習、需要學習,
挑戰才剛開始。

//

懷念一個人的無私
懷念一個人的誠實
會懷念,也許是因為過去比較美好?

//

想了想
其實
是因為長大了
換我要照顧其他人了
但不免
還是會懷念
那些
被當小孩子疼愛的時刻
那些
得到她跟你說一句:Nice ! 之後
心裡就有一股信心
覺得什麼都不會是問題的
那些時刻

謝謝老師

學生 黃翊 敬上

2015.3.24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