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創辦人Chris今日一開場,就在台上與所有觀眾提到昨日開幕TED音控送錯音軌的插曲,以避免讓觀眾誤以為是演出單位的錯誤。

真不簡單。

觀眾席內外,常遇到迎面而來觀眾們的道賀,但自己不免都會在意那段插曲,有趣的是,觀眾們反而跟我說他們根本都不在乎,很享受並喜歡作品。

看了TED LIVE的錄影,其實自己多慮了,我很喜歡並感謝。
而那段短短的插曲,根本沒被留下,簡單的剪掉了。

不確定何時TED會釋出公開版,但如果大家想看,可以買TED LIVE的License觀看。

Chris說TED真的很貴,的確,這樣的規格,真的很嚇人。

全球800個以上的劇院轉播,現場看到的會場,其實是一天蓋出來的,一天就在一個超大的空間蓋出了可容納2000多人的劇場,還不是隨意亂蓋,下面的木造結構真的扎實、漂亮。後台前台,一塵不染,所有的設備都整理得整整齊齊,線順的井然有序,每個人除了音控以外都知道自己在幹嘛,都做得很好,哈~。

外圍有一些進駐的活動區,也充滿創意,給了我許多靈感。

在會場走廊上走著走,被一位韓國的觀眾拉住,希望我給他的作品一些意見,他是一位年輕的工程師歐霸,帶著我到旁邊的沙發區,從袋子裡拿出AR設備,幾十秒設定好後,一起在AR的世界裡DEMO給我看。所以除了TED主辦方設立的合作活動區外,也會有TED的觀眾,買了30萬台幣的票,自我投資,進到展場展示自己的作品,尋求合作機會。

雖然大家可能常注意名人出現在觀眾席內,像是這次有史蒂芬史匹博(天啊他竟然有看開幕)、梅格萊恩等…以及今天的特別來賓竟然是教宗錄影說話。但能促成這一切,真的是因為世界上有那麼多人一起為創意、未來發展不斷付出與努力著。

很感激與榮幸身在其中。

所以特別努力的學習著。

今天聽著聽著,雖然這個結論並不是今年TED Prize受獎者發表的重點(他在講指導的機制),但他給了我這樣的想法。

「完整的教育,應該包含讓學生離開學校以後,仍能有持續進步的能力,才是真正的完整。」

Noriko Arai自AI研究反思人類的教育應該要重新思考,目前AI的學習方式,等同人類的填鴨式教育,因為AI其實並不真的了解所學習的事物是什麼,就只是一直吃人類餵給他的資料,如同一直吃老師給的資訊的學生,但AI即便以填鴨式的教育,還是贏得過多數受填鴨式教育的人類(聽起來真悲慘,畢竟人類會忘記事情就差很多了)。許多議題並沒有說破,可以做很多的聯想。

人類的教育真的需要調整,否則當AI能夠真正的閱讀並理解他所蒐集到的「資料」轉為「智慧」去「思考」的時候,就會是另一個全新的時代。

或者,那個時候再用教育AI的方式,來教育人類,但人類沒辦法像AI一樣對每樣事物都持中性的態度去學習,人類對事物有好惡。

她展示的資料真讓我嚇一跳,很羨慕日本在日文上的努力,中文的複雜真的讓許多事物的發展變得困難好多,光是程式的支援程度、研發者的數量(多不理解中文),如果台灣要做像她們的東大AI,不知道要多久。

期待東大AI真的考上東大的那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