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胡鑑,黃翊工作室的成員。

工作室成立第四年,成員之間也認識了十年以上。

我想這是一種很奇妙的緣分。
從來沒想過,有一群人可以走在一起,也一起工作這麼長的時間。

看見成果時,大家會認為我們總是美好。
但過程中的爭執歧見沒有間斷,或許這都是我們彼此督促對方的一種責任。

《地平面以下》歷經幾個段落、幾年,想說的是,謝謝時間把我們推到不同的地方、看見不同的事、面對不同的人。

作品需要長大,人也是。這也是我橫跨了二十幾歲末端到了三十幾歲的作品,也慢慢感受到青春即將離我而去,面對的是更大的世界。

黃翊常說:「不是你想要做什麼,而是聽作品要做什麼,哪些東西適合,哪些東西不需要存在。」

在這些抽絲剝繭中,慢慢拿掉了許多東西。
因為作品只有作者知道要說什麼,我們只是在白紙上留下痕跡。

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經過的事,其實不是很確定,這位觀眾從什麼時候、從哪個作品看見我的(是雙黃線嗎?)。

去年我們一起合作了我自己的創作,慢慢的延伸到了生活,那種關係就像是,高中跟一位其實不是很熟,但認識的人交換日記(雖然那份日記落在對方手上,雖然對方的名字我也忘了,雖然內容現在早已想不起來,但我卻永遠記得這件事。如果妳剛好也是我們的觀眾,可以讓我知道那份日記還在嗎?我的隔壁班同學。)

在我低落的時候會悄悄的替我加油,找不到陽光的時候會告訴我一些事,例如:到了2017年才知道自己漢名「鑑」的意思是盛水的容器。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替其它人裝上快樂與悲傷,也許今年我後退了幾步,也許停住不動,但我知道要往前走了。想說聲謝謝,因為作品使我們有了連結,那種感覺就好像我每次看見黑川良一的影像,那些細微而複雜的線、那些飄在空中的顆粒,像是把這個世界某一部分的人牽在一起,很清晰也很模糊。

kamaro’ay a riyal awa’ay ko fali
(阿美族語:海坐下來的時候沒有風。)

謝謝妳送我的一句話。

謝謝願意坐下來聽我們說故事的人、願意看著我們長大的人、願意跟我們說聲加油的人。

我很珍惜這一切發生的人、事、物,原諒我們很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