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演後座談,一位中途視障朋友說,這是他第二次看《黃翊與庫卡》,2012年他坐在水源劇場第一排,以較近的距離用聽覺感受舞台,這次2017年口述影像補充了他2012年觀看時的畫面,他謝謝大家做了這場特別版的演出。

他平靜地說著這一段話,但我卻無法平靜的回覆他,只能先離席到化妝間把眼淚擦乾後再回到台上。

2012年是他失去視力的那一年。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在觀眾席內?沒有口述影像,他根本除了聽音樂跟庫卡的馬達聲以外,什麼都看不到。他說在失去視力前,有看過我的作品。

和啟明學校工作坊的那一天,就知道這件事有多麼難。

但今晚這位視障朋友讓我知道,這件事有多麼重要。

我很內疚讓一位身障朋友舉起她截斷的左手,來告訴我她是身障者的身份,只因為我希望保留提問的名額給身心障礙朋友,但我的眼神卻造成了二度傷害,只因為第一次她舉的是完好的右手。雖然她不斷肯定我們對這次演出的付出,但我的意識卻凍結在她剛剛舉左手的畫面。完全沒有辦法思考,頭腦一片空白。

我真的太糟糕了。

以為已經做了一些什麼,但發現還有好多的不足。

這是黃翊工作室第一場文化平權版本的演出,請身心障礙朋友們告訴我們還有哪裡可以再改進好嗎?

視障朋友需要好的聲音品質,以及盡可能地靠近舞台,可以近距離的感受作品。
聽障朋友需要與手語老師保持理想的距離,不能太遠會看不到老師打的手語,需要讓手語老師以及舞台都能在理想的視線範圍內,聽打螢幕的位置以及聽打的速度都很重要。
身障朋友們的交通、入場動線與座席都需要完善與友善的規劃。

我未來會針對文化平權場次,改變所有軟硬體的配置,以及設計更理想的講座模式。
這一切比我理解得更複雜,也更重要。

今晚的感觸實在龐大到足以支撐我再努力好久好久,也讓我知道還有好多的空間要努力。

其實每次寫口述影像文本寫到天亮時,都在想著再撐一下,因為沒有寫,視障朋友就看不到,一邊寫,腦裡都是啟明小朋友們的畫面。

我珍惜與感謝每位願意花時間理解我們作品的朋友,更珍惜與感謝在失去視力之後,還是願意到劇場來觀看我們作品的朋友,我在此嚴重的致歉,2012年到2017年,五年,我們才做了口述影像版,真的太久了,對不起。

因為今晚的觀眾,黃翊工作室未來的新作,都將有口述影像版。

我將自我要求,將身心障礙朋友們的需求內化在作品與活動流程中。

《黃翊與庫卡》巡演第60場,文化平權特別版的演出,我永遠都不願意也不應該忘記。

謝謝你/妳們。

真的謝謝。

3 Comments

  1. 如果需要人力支援,please mail me!!
    我也會努力加油!

  2. 曹雅慧

    雖然只是小篇幅的紀錄,卻也讓人淚流滿面,我就是那種右手不方便,三肢很健全,常要特別伸手才能讓人明白的身障者,一路走來如果有多遇到像你反思速度之快的一般人,或許對社會有更多期待!

  3. 袁秀玲

    老師:雖然過了這麼久,我還是無法忘懷那一晚的感動…很慶幸自己因為修楷能上台幫忙以視障者的角度對庫卡的口述影像而參加這場特別有意義的演出,除了讚嘆老師的舞蹈和創作功力,我真心感謝老師為身障者所做的付出,真的讓我們體驗到”文化平權”,而不是只給我們愛心票或輪椅座位;謝謝您!我想,我和修楷永遠都不會忘記第六十場帶給我們的感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