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眼,年過了一半

為了新作,來到德國上課,不合適透露自己在哪裡,是個小鎮。

習慣城市的生活,剛到小鎮時不太能適應,整條路上只有我一個亞洲人,小孩看著我眼睛都睜得大大的,大概很少看到黑頭髮的人。英文在這裡不太行得通,鎮上唯一的華人餐廳沒有人會說中文,也沒有英文菜單,功夫湯到底是什麼?實在不太有勇氣嘗試。唯一看得懂的是Sukiyaki壽喜燒,送來其實是港式蠔油牛肉燴飯,我沒吃過壽喜燒裡有冬粉。好像全世界只要不在亞洲的華人餐廳,都只剩蠔油可以調味…

想吃米還是自己煮吧…還好有帶兩小包。

越忙的時候,就越想要學東西,從小就一直有這個奇怪的習慣。
越忙,就會越常買書。
越忙,就越想要找東西學。

是為了要填補不斷在倒空的自己嗎?
還是想要透過另一個狀態來休息?
也許都是。

所以房間各個角落都堆放夾了標籤紙的書,只要找到值得學習的事物就覺得很開心。不論學不學得完,畢竟哪件事有學完的一天呢?

曾經透過不同的形式和德國的系統學習,不論是會計、營運還是製作。這一週的課程,除了預計學習的項目外,第一次和那麼多德國人互動,滿有趣的。很可惜一直很想學的德文還只停留在超低階的狀態,沒辦法聽懂他們平常在聊什麼。但發現,他們工作時和我們很像,不怎麼說話,每個人各司其職。他們享受自己的工作嗎?我不知道。但真的很專注,光這點就很耀眼了。

可怕的是,每次我為作品做材料研究時,最終的結論多是德國。

但眼前這些完成世界第一品質的人,就只是在一個小鎮裡專注、安靜地處理著自己眼前的事物。

適合做產品測試的我,不意外的觸發了一些已知Bug外,又觸發了一個新Bug,加上一個使用者意見供他們向上呈報。

搭老師的車子往公司的路上,老師突然笑了笑,翻譯剛剛廣播的內容「廣播說:每三個德國人,就有一個特別為世界盃買了電視,準備在比賽結束後,退貨。」一下車,他就指著停車場同事們的車子說,所以「One, Two, You! One, Two, You!」難得的幽默時刻。

五天的課程,四天完成了學習,我利用最後一天整理前四天的筆記,並請眼前這位德國人為我好奇的事情解答。

交通時間計入工時是錯誤的資訊。
德國許多的制度的確讓他們感到滿意,但仍然有進步的空間。
員工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他們很重視員工(討論細節較敏感,在此保留)。
一位離職員工的工作交接時間最低應為3年,甚至5年。與在德國重工業公司擔任會計工作的台灣朋友說的一致,但眼前這位老師解釋的方式,感覺得到這對他們來說不是觀念,而是常識的程度。
教育系統在分類時並非不可轉換的,但系統對學生的考驗是大的,就學時的記錄會伴隨你一輩子,就業時人資的資料,就是就學時期的紀錄。
其他的部分如難民議題、比較敏感的議題、較個人的資訊,在此保留。

實地與他們互動,了解為什麼與德國公司聯絡,常感覺到他們回應比較緩慢,因為真的很忙…
他們是真的做不完他們的訂單…

我與他分享:「我發現全世界最精準、細膩的事物,都是靠手工製作的,而不是機器人,我合作的公司常是如此。」

他回:「因為機器只懂1和0。」

每一年、每一個作品,我都希望能有所進步,不論在藝術、技術或行政。所以與我工作的人,常常看起來好像在做類似的事,但每一年,都會發現比前一年更困難一些,或要求怎麼變得不太一樣?以前那樣做就可以了,現在卻不過關了?畢竟如果只停留在一樣的程度,製作一樣程度的事物,那不就是在「複製」,而不是「創造」了嗎?

真正的完成一件事。
是很困難的。

對的流程,自然會有對的結果。

時間會持續前進,不會等待。
我們也必須前進,努力做出對照年齡而不覺得羞愧的作品。

 

小鎮過了7點,大多的店都關了,晚上9:30開始日落。

路邊二手商店裡的這隻小熊不知道等了多久?腳上的標籤都已經曬淡了,但這間店只開在我上課的時間內。

 

某天特別改了上課時間才能帶牠回家。

 

牠還有一隻老鼠朋友。

 

啟程回台灣,希望一切順利。

2 Comments

  1. Jack Lee

    不是第一次看见你的分享,感谢这一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