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的說起來,我只有和朗機工合作過,但很幸運的附加了豪華兄弟的幫忙,因而有了這張照片。

我認識的人並不多,認識的鄰近年齡的藝術家裡,你是第一個走的。你看你,走得太前面了。雖然了解有限,甚至我可能還是認不出到底是哥哥還是弟弟。但你們每次都笑笑地回說沒關係!跟誰說都一樣!會跟另一個人講。

就像同個人一樣。

只是髮型換得比較快,有時候有頭髮,有時候沒頭髮。

 

 

你離開的隔天,我剛好在誠品敦南,看著天花板上的翅膀,經過時間的雕刻,它們越久越美。

雖然身體消失了,但是精神還在作品裡飛翔、發光、燃燒著。

讓我們能被振奮、啟發、照耀著。

 

謝謝耿豪。

未來,我沒有機會再認錯人了。

 

 

抱歉我明天沒辦法到,因為工作到現在,但我有努力計算睡眠時間,小心注意身體。

也許,未來透過另一種形式,紀念與感謝你。

晚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