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阿姆斯特丹的觀眾,謝謝。

到現在還是覺得不太真實,謝謝一切。

其實面對觀眾的回應,是會有一些壓力的,像是到目前為止每場觀眾都起身鼓掌,會不會哪一場沒那麼做呢?起身鼓掌是該追求的嗎?
 
我想起多年前李立群老師曾經在表藝雜誌上的一段話,對我有很大的啟發,我可能無法一字不漏的轉達,但我用自己的方式轉述:「如果觀眾不欣賞你,也許因為一些誤解;觀眾欣賞,難道沒有一些誤解的成分嗎?」
 
我們感激觀眾對作品的回應,我仍然不太知道怎麼回應。但也許最理想的方式是每一次演出、每一個作品都回到歸零的狀態,和學生一樣虛心的向主題、夥伴們、觀眾們、世界學習,聆聽心底真正的聲音,交出不令自己丟臉的作品。
 
有時會有一種感覺,作品會引領你去某些地方,在過程展示某些線索,就像以為已經走到盡頭,但它又揭開了一條小徑要你繼續探索下去。
 
謝謝一切。

走上這座橋,進到劇院時覺得很不可思議。

好喜歡這張胡鑑的海報,設計得好漂亮。這張是我唯一拍得到的,其他位置的陽光反射太嚴重。

上一站也有柔雯的美麗海報,可惜我沒有遇到。

謝謝各劇院的用心設計。

走進休息室,窗外的遊艇,水手們的小劇場。

開演前回到休息室,船走了。

佇立在這片窗景前一段時間,看著時間在河面上緩緩的流動,像是在提醒不斷抓著裝台時間的我慢下來。

劇場工作,這佇立的幾秒,真的奢侈。

建築師在牆上畫的這三扇窗,比例好漂亮,把風景切割得好美。

我總是把工作的桌子,擺在面對窗戶的地方,一投入工作,不知不覺天空就慢慢變成照片中這個顏色,提醒我要開燈了。

又不知不覺,天亮了,該睡覺了。

這片窗景好像值得欣賞一輩子。

喜歡休息時留在劇院裡,享受片刻的寧靜,那一刻才聽得見這個劇場真正的聲音。

劇場工作真的很美,有很多的美,從觀眾席的對面才看得到。

但許多的辛苦,也只有鏡框裡的人們知道。

最後,終於找到一些時間和角度,記錄這張目前最喜歡的海報。

看設計師用心的拿捏著每一條水平線和黑川良一的點、胡鑑的身影與文字間的比例,與場館統一主題的色塊保持了很美的平衡。

胡鑑背上、肩上、膝蓋上的三條橫線,與連到臉下、影子腰上的線條下得好漂亮與精彩。

右上與右下二條線也好難下,但設計師下得好漂亮。

能夠和其他作者透過作品對話,真的是創作最愉快的事了。

這次旅程學習到好多。

謝謝一切,謝謝,謝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