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

在這個四面環海的小島,離戰亂遙遠台灣長大的我,看著國際新聞裡的恐攻、逃難,都像是電影裡的情節,你會害怕、難過,但不可能感同身受。

但隨著到各地巡演、工作,看到車站前、公園裡、超市的角落都有難民的身影。新聞常常出現哪裡又發生了轟炸;鄰近區域因接到恐怖攻擊的恐嚇而封閉、停駛的交通、區域;對於接納難民與否的相關抗爭;商場安檢;海岸上的屍體;從被轟炸建築物下掘出,不知自己手上鮮血是何物 的孩童。原本和當地藝術家討論的事情,也逐漸的從對藝術創作的理念,轉變為對接收難民進入當地社會的感受。

直到瑞士巡演遇見了我們的巡演技術總監。這位並不富有、認真工作的先生,領養了難民。一位 14 歲懷著身孕的敘利亞小女孩,一抵達瑞士就生產了。原本身為父親的他,瞬間升格成了爺爺。四周的人們默默支持他的行動, 就像偷偷的偷渡每個人的善心,到我們都希望永遠存在於每個人心底的「善、美」的那塊領地。

原本藉由黑影連結死者的世界,卻在黑暗的深處,遇見了戰爭的亡魂。

我們和黑川良一、荷蘭室內合唱團,謹慎的面對這個主題、面對藝術對它擅長與無能的部分,再從中選擇我們面對主題的立場。從對選曲的爭辯到每一段、每一節、每一場的轉換,每個動作與行為的動機,都超越我過去對作品要求的程度。感謝合唱團總監 Tido 協助我一同選曲, 這一切超越我對聲樂理解的範圍,是非常厚實且深刻的學習。感激在作品最終於荷蘭整合的階段,能夠擁有戲劇顧問 Peggy 給予我們的肯定與支持,讓我能放掉某些因不安而做的保守決定,回歸到作品原有的樣貌。

感激胡鑑、柔雯為作品、角色刻畫所投注的心力,這個作品對表演者來說是全新的挑戰,能夠和二位長期的工作,是何等的幸運。

感激美樂、維源、妤德、敏奕,一起賦予歷史角色具有溫度的血肉。

感激黑川良一,共同投入了四年的心血,與我們一同將個人置身於主題之下,為作品付出。

在某年的私下正式訪談中,我與黑川討論到出身自台灣與日本的「幸運」。

我們剛好都出生、成長於相對安穩的時期,而台灣與日本的科技於世界發展都具高度的優勢,所以我們有幸能夠擁有科技的語彙。雖然藝術領域的資源仍有限,但只要努力,仍有實現想法的可能。其他地區並不一定擁有相同的條件。黑川以過去曾聽到其他地區藝術家的回應來問我,我其實也無法否認這的確是事實。

我曾經在作品敘述上寫下「Taiwan is a comparatively safe place(台灣身為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換得經紀公司笑問:「Are you sure?Compared to what?(你確定嗎?和什麼相比?)」現場笑成一團。

當然我是真心希望的。

我曾對台灣的新聞,普遍花很長的時間討論類似「沒有吸管,珍珠奶茶怎麼喝?」的話題,鮮少對重要的國際議題有深入的探討而感到遺憾。

但其實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幸運」。相對於報導哪裡又遭遇了轟炸,死傷多少人數。

我寧可,新聞永遠只需要報珍珠奶茶可以用湯匙喝。

但這是不可能實現的。

身為一位接納難民地區的過客,也身為相對「幸運」的人,這個作品是我以一個節制的距離紀錄下的煙硝剪影:一部只有受難者,沒有英雄的戰爭作品。

我也希望這次的作品,能夠和台灣「幸運」的人們分享。

我希望我們可以永遠保有這樣的「幸運」,不會有在座位上難過到無法離場的觀眾,也不會有包著頭巾到後台來與舞者致意的人們。

希望我們可以永遠保有如此的「幸運」。

//

十傑記者會後,我和Ivy趕到錄音室錄製口述影像,聽著何志威、林美秀二位老師透過聲音,賦予角色靈魂,好幾度被感動到眼匡泛紅。

錄完音,我們討論著,這次視障朋友們應該真的可以欣賞演出了,因為這次的口述不是在講解作品,而是一個完整的表演。

謝謝詹傑協助指導我的文本,謝謝簡瑞萱錄音師專業的操刀剪輯。

// 十傑

謝謝曾經指導我的每位師長,謝謝曼菲老師、謝謝林老師、謝謝蔣老師、謝謝廣藝基金會、謝謝宏碁施先生、謝謝傑太、謝謝和碩、謝謝肯園、謝謝我的老同學游宜凱、謝謝每一位支持我們的朋友與觀眾們。

謝謝我的父母,謝謝你們什麼都可以放棄,就是不放棄對我和妹妹的教育,讓我們能夠完成對自我的期許。你們以身作則,教導我關心與照顧他人。

很抱歉這陣子從荷蘭一路到台北,都在劇場巡演、趕工,先簡短表達對這一切的感激,希望能找到機會好好的感謝。但看目前可怕的行程一路到明年中,若較晚致謝或回應,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已經好久沒好好睡覺了…

謝謝大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