でこぼこ道
顛簸的道路

進國家戲劇院第一天,皓皓和技術團隊安裝、測試完年輪旋轉舞台,我來探班。

「でこぼこ でこぼこ」戲劇院舞監鼎翔說,日文顛顛簸簸叫做でこぼこ,是車輪在顛簸道路上所發出的聲音。他聽著年輪旋轉時所發出的聲音,讓他想到這個字「でこぼこ道」(顛簸的道路)。

是的,生命是條顛簸之道。

巡演了許多的國家,也曾在許多大型劇院、以及重要的國際活動演出,但以自己的身份在國家戲劇院大廳發表作品是第一次。讓我想起第一次以自己的身份,在實驗劇場發表雙人舞作《低語-Whisper》時的感受。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我好像真的可以以創作存活的時刻,因為劇院的肯定、觀眾的回應。

從2007年《低語-Whisper》到2019年《長路-A Million Miles Away》,大約12年,我也從24歲,到今年滿35歲了。從《低語》的舞台上、下只有我和胡鑑,到《長路》時,舞台上除了我與胡鑑外,還有柔雯、思維、韋安、原豪、順文,以及舞台下IVY、鬼子、柏儀、皓皓,以及快要畢業的承佑。這一路來要感謝的人好多,我都一直放在心上,每次只要比較辛苦的時候,想起大家,就又有動力繼續下去。

每次創作時,都會給自己不同方向的要求與挑戰,這次除了劇場技術上的要求外,在音樂的部分,我選擇只使用一首曲目:拉威爾鋼琴獨奏曲《死公主的帕望舞曲》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亦譯為《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幾乎聽遍了自己所能找到的版本,最後整個作品的旅程從日本啟程,經過俄羅斯、英國、最終結束在曾經去過的斯洛伐克 – 布拉提斯拉瓦。

排練期間,曾擔心是不是該放棄這樣的想法?畢竟從頭至尾只用一首曲子,大家可能會抗議。但想了想,我們每天不都必須面對相同的24小時嗎?那就再努力一點,嘗試讓這樣的想法有更深刻的表達方式吧!從刻意放慢10倍的速度來成為阻擋前進的阻力,到隱晦至將最愛的版本、特別愛的段落給截斷。所以除了自己聽過以外,觀眾是聽不到的,這就像是生命的缺憾。但當你不知道我這麼做的時候,你並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但你現在知道了…

每一首被選出的版本,至少都是從200首音樂裡盲選出來的。每選出一首,就認識了更多美麗的作品,反而更難抉擇了。

將一首曲子的某一版本聽了400次是什麼樣的感覺呢?祂真的很美,我真的願意聽一輩子。

特別感謝王騏三老師對於懸吊馬達系統的協助。感謝旋轉舞台技術總監楊金源老師、旋轉舞台執行設計 | 陳暐涵(奎比克動能系統有限公司)。感謝旋轉舞台年輪表面工程規劃樂美成、羅開(彡苗空間實驗)。感謝旋轉舞台年輪表面工程製作何明修、楊甯翔(渥得室內裝修有限公司)。感謝懸吊系統指導吳宗憲、林中民(南天門國際工程有限公司 ),沒有大家的專業協助,我們無法完成這個作品。

隨著首演之後,我們將不定期的揭開《長路》的幕後製作紀錄。藉由資料的分享,讓台灣的技術資訊更豐富,讓未來的藝術家們,能藉由我們的經驗做得更出色。

遺憾本次的口述影像我們僅限額20名,原因是《地平面以下》時,我們開放登記以個人手機連線使用口述影像系統。原登記的朋友們可能外流了系統密碼,造成口述影像系統比原先登記的人數超過了快三倍,反而使得實際有需求的視障朋友們無法連線。

所以這次,我們限制僅能使用我們提供的設備。目前有10台iPad,一對耳機兩個人分著聽,可以提供20位朋友使用口述影像。

我們會持續籌措資源,逐漸的增加口述影像的名額,讓更多朋友們可以使用。

口述影像除了視障朋友們可以使用外,明眼觀眾也可以使用。如果你對舞蹈還不熟悉,或擔心看不懂舞蹈,透過口述影像系統,你可以聽到舞台上角色的聲音、彼此之間的關係,以及作者想傳達的內容等…。

希望視障朋友們也提供我們觀賞演出後的反饋,我們會持續學習,在每一次的作品進步。如果說,我花了好多年學習舞蹈、學習劇場,那我相信自己也需要花相同的時間,來學習口述影像這項美麗的藝術形式。

謝謝何志威老師動人的聲音,將作品化為聲音,在我們的意識裡把劇場建構出來。讓舞者在意識裡呼吸、流汗,隨著時間改變自己的年齡。

這幾年,我盡全力營運黃翊工作室,希望能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讓更多從學校畢業後的藝術家能夠進入這個門口異常狹窄的藝術世界。但礙於自己的能力與才份實在有限,所以我們啟動了EDU計畫,分享自身的經驗讓未來的藝術家、其他的團隊都可以參考,做得比我們更好。

感謝帝亞吉歐(DIAGEO)對EDU計畫的支持與肯定,這項計畫對我來說是永續的。很抱歉因為繁忙的工作行程,我們的課程釋出速度會比較慢,如同我們創作作品的速度一樣,會需要較長的時間製作,請大家和我們一起等待。

我想特別感謝JTI,支持黃翊工作室設立研發中心,我終於可以開始研發需要使用較脆弱設備的作品,不需擔心設備因鐵皮屋的高溫高濕而損壞。本次口述影像系統的建構即是研發中心的研發成果之一。

感謝洪建全基金會對黃翊工作室的支持,讓我們能在資源匱乏的時候,推我們一把。

謝謝肯園,老師像照耀在年輪上的光一樣,可以感受到那陣溫暖與芬芳。

我感謝兩廳院、台中歌劇院、高雄衛武營,給予黃翊工作室的肯定與支持。

感謝已卸任的兩廳院總監惠美姐、台中歌劇院文儀姐,謝謝二位總監與簡文彬老師、三館共製評審們的肯定,讓《長路》得以實踐。

感謝剛肩負重任的現任總監怡汝總監、邱媛總監,對黃翊工作室的肯定、支持與關心。

我想藉由這個作品,感謝惠美姐與兩廳院的所有同仁。12年前,我接獲兩廳院的邀請,為兩廳院20週年生日製作作品。那份邀請給予了我第一份勇氣,認為自己可以在這條道路上努力,至今我還是沒有忘記當年接獲邀請時的感受。

謝謝惠美姐與兩廳院的大家拉拔我長大。

陸陸續續,看我長大的同仁們開始退休了,覺得不捨的同時,也想與每位曾在像迷宮中的辦公室、漆黑的舞台幕後,默默為台灣表演藝術付出的每一位行政與技術人員說聲:「辛苦了。」

演出時技術團隊全程緊盯著監看台上、螢幕的身影,真的很美。

演出後行政組給大家的擁抱與分享,好溫暖。

謝謝你們,成全了台上的每一秒。

我正努力向妳們看齊,像曼菲老師一樣,讓更多努力耕耘的藝術家,有勇氣與翅膀飛翔。

愛藝術,而不是愛自己。

還有好多想感謝的人,但因為工作量實在有點過載了,請容我先把一切留在心上,未來,再找機會分享。

時間的巨輪轉得好快,雖然已經使盡全力的衝刺了,但好像還是有點追不上。

でこぼこ

でこぼこ。

謝謝,與我們在這條顛簸之道同行的你。

 

文字 / 黃 翊   攝影 / 顏 翠萱   日文便條紙 / 賴 鼎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