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剪接、調光、採訪 / 駱思維

這段雙人舞,有一個滿特別的設定,也算是一個挑戰:我的舞伴思維,他只能倒退走,我是一直往前走,我們會想盡辦法在這樣的規則下碰在一起…

我一開始不知道怎麼詮釋,我低著頭看著腳下的一切,這一切好像消逝得好快,好像要踩著它才不會不見。

我好像一直走入我的舞伴,但他好像又隨時可以消失在妳的世界裡。

我希望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真實的感受,用真實的感受去詮釋,所以在每個段落我會放進像是被時間追趕的狀態、抬頭看天空,對於未來的路你是有一些困惑的狀態,或是對愛的定義、對另一半的感受、面對他的狀態…

在這次的作品,在現在我的表演階段,我覺得都是真實的,都是放進我自己的故事。

如果時間能倒轉,我希望回到…

柔雯

//

人生長路裡,也許會遇到一位願意在你摔得灰頭土臉時,扶你起來的人。

願意伴著你,當你的另一雙眼睛,齊步前行的人。

愛情在男女雙人是永恆的題材,但也因為如此,要找到新的方式詮釋也相對困難。

《長路》透過不同行走的姿態,呈現人不同的特質。

透過一個只能倒退走的男孩,和一位向前走的女孩相遇,如何從初次的互動,至探索、珍視彼此,來建構這段一首曲目時限的旅程。

謝謝柔雯、思維的信任,將他們的故事埋進動作裡。

我很喜歡閱讀舞者藏在動作裡的秘密,尤其像是胡鑑、柔雯、思維、韋安,工作這麼多年的夥伴,排練時我們不太需要說話,透過欣賞每個人刻畫在自己身上的動作,就閱讀到好多的資訊了。

在這段雙人動作發展裡,有許多動人的時刻,那些時刻都來自於柔雯與思維,我只是協助讓舞台上的一切襯托、強化她們想說的話而已。

當思維輕輕的將柔雯托起雙腳離地時,全世界都停止了。

當思維用手連結柔雯的意識、感受與心以後,攤開手掌朝上,停在柔雯的眼前,等待柔雯將自己託付給思維。

原本只是一個轉接,但其實也是表演者們真實感受的痕跡。

我只是提醒他們,不要忘記你們刻劃出這麼細膩珍貴的時刻,千萬不要小看這看似微小的舉動,它就像一份承諾一樣的珍貴。

花了好幾個月,從所有能找到的死公主的孔雀舞版本中,挑選具有愛情特質的版本,最終兩首在掙扎,該是Daniel Pollack(美國)難以捉模、生動的版本?還是Anna Vinnitskaya(俄羅斯)孤獨、通透的質地?

如果柔雯、思維是青少年,也許會是美國的版本。但現在俄羅斯孤獨、通透的質地,更合適他們成熟的美。對未知的挑戰仍感到不安,仍然會跌倒、迷失,但在這令人暈眩的漩渦裡,想辦法找到那方寸之地,用合適自己的步伐,慢慢的靠著彼此走這人生的長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