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剪接、調光、採訪 / 駱思維

我跳了滿多黃翊的作品,都不帶情感…都不帶韋安的情感,唯獨《長路》有…

隨著年紀的增長,就發現自己越來越不怕老,越來越接近死亡…

像我這樣用身體工作的人,到了沒辦法動的時候,要怎麼活下來,是我很害怕的事情…

即使我再怎麼走、再怎麼想遠離他,他始終還是維持和我在一個距離上…

透過懸吊,將無形變成有形,他對我身體造成什麼傷害,我希望詮釋成不是對我的身體,而是對我的心靈,或是對我的人的樣子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如果能夠回到…

韋安


和韋安工作剛好滿十年了,當時他才19歲。

從武術跨界到舞蹈,因為肢體特質的不同,帶給了我創作許多的啟發。

韋安是我作品中大膽、危險動作的起點,因為他是電影動作導演。

他從動作替身、動作指導、動作導演至執行導演,幾年來不斷的成長,也越來越忙碌了,尤其電影拍攝工作需要長時間進駐拍攝場地,我們的排練方式很磨人,兩邊的時間安排對韋安來說是極大的挑戰。

或許哪一天,會以另一種身份合作吧?

這是我和韋安在完成《長路》後的預感。

韋安和原豪的雙人,是我期待許久的段落,因為要能拉得動韋安沒有那麼容易,目前也只有原豪辦得到了。韋安體重65公斤,原豪85公斤,兩人相差一片20公斤的槓片,重力加速度是很驚人的。也因為如此,韋安能夠發揮一些過去無法做的動態。

這段雙人非常難排,一來除了危險以外,對體力的消耗是很驚人的。

抵抗繩索的拉扯已經消耗很大的體力了,更何況要維持奔跑的狀態,而旋轉再加上拉扯讓原本就靠離心力才能完成的動作變得更加危險。

排練的過程中,韋安曾失速飛出舞台,撞在鐵皮屋排練場的鋼樑上,但他本能反應的用手撥開彈至地面,當下大家都嚇壞了,結果他站起來沒事,還繼續排練…換成一般人大概已經送醫院了…

隔日大家買了防撞泡棉,將鋼樑包起來,以確保安全。

排《長路》後,發現…排練空間不夠了…大家時不時會撞牆…

每次看《長路》時,很享受欣賞韋安詮釋爬起、飛摔的細節,他的詮釋是很完整的,連手指、倒地的流程細節都非常豐富,那是長年詮釋特技動作才能有的自然細節。

自然到像豹,不像人了。

期待韋安未來的發展,也期待能持續在作品中看到韋安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