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剪接、調光、採訪 / 駱思維

這個作品其實要表達什麼?或是你的角色是怎樣?他(黃翊)其實很少講這些。

以前會想,怎麼做動作會比較好看?比較輕鬆?比較流暢?

來到黃翊工作室以後,做《長路》,思考的方式改變成:
「如果你現在是這個角色,你會怎麼做這個動作?」

一路上碰到的人…

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

跟什麼樣的人綁在一起?

或是需要誰的幫助,才能繼續走未來的路?

直到工作室架設了可以排練用的懸吊系統時…

你沒有站直的時候…

順文


順文在訪談中提到,想回到沒有壓力的學生時期。

但我有完全相反的期待。

因為那些無憂無慮、沒有壓力的自由,其實是因為家人默默的代為承擔,而不是理所當然。

我更期待能快點長大,希望透過自己的能力,照顧好默默付出多年的家人們、對自己有恩惠的人們、身邊一起努力奮鬥的夥伴、朋友們。

其實我最怕的,就是無憂無慮,因為那可能代表正在走平路或是下坡;因為向上走,腿是會酸的。

所以如果一件事很容易完成,可能代表那真的不太值得花費生命與資源去做,因為結論一定很普通,因為太簡單了。

我常找最難做的做,因為過程中每解決一個問題,就進了一大步、理解了一件事。習慣解決難題,許多事相對就變得好簡單。

順文有很大的潛力,恭喜順文感受到與學生時期不同的壓力,代表正在進步,也相信他將逐漸有能力照顧他人。

原豪、順文是黃翊工作室的專案合作舞者,我正在努力增加全職的名額,讓大家能更專心的投入工作,希望一切順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