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已經超過一半的時間,在從事表演與創作了,對表演的細節會有一些期待。

尤其是動作的發展。

這聽起來好像很奇怪,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我近年的作品中,動作好像變得比較少,甚至可能比較慢。

因為我希望依據主題,找尋合適的肢體語彙,而不是重複以同一種方式詮釋不同的作品。

再加上,真的跳了超過20多年的舞了,也看過許多作品,如果要能讓自己有所感動、被啟發,一定要很努力的琢磨才行。

因為不夠深刻、不夠精緻的動態,真的難以過關。

所以,只為動而動,缺乏思考、意義單薄的動作,真的難以說服自己。

若只有感情與思考,但沒有理想的動態,也只是情感抒發,不是舞蹈。

要找到有意義,又獨特、適當的肢體語彙,多半需要從表演、創作者的生命經驗中找,要耐心挖掘。

在發展《物》的動作過程,真的不容易。首先,請每個人選擇一樣會發出聲音的物品,觀察它的特性,並將這些特質轉換到自己身上。

這個階段,可以說是「模仿」,模仿的像並不困難,但這僅是模仿的層次。

模仿可以有一些有趣的效果,但就僅此而已。

下一關:詮釋這件物品,有什麼意義?

生命歷程較平順、比較天真、單純的人,很難過得了這關。

因為即便是最容易詮釋的物件,在沒有深刻感受的表演者手上,都能變得非常乏味、無法成立。

反之,看起來不起眼的物品,透過獨特的觀點與細膩的詮釋後,卻能帶來深刻的感動。

更糟的是,並不是每件物品都有效。

常常看著新人們努力的發展動作,最後卻被我全數報銷時,會覺得有點殘忍,但這條必經之路實在沒有捷徑。

畢竟才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要和一組已經累積超過10年以上合作默契的人一起工作,只靠青春無敵,其實活不了幾分鐘,角色就被消耗完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越來越刁鑽,對作品的期待越來越麻煩,是不是件好事。但實在不想就這麼放過自己、放水讓一切就如此將就著過去。

因為相信作品不會騙人,用了幾分氣力、花了多少時間雕琢、思考得是否深刻、是否誠實面對自己,台上都會如實呈現。

所以,如果對新人放了太多的水,彼此都會失望吧?

耳朵聽著新人的沮喪與挫敗,眼睛看著老戰友們一起一點一滴的幫著、伴著新人洗掉學生氣。

相信作品、團隊,都走在對的路徑上,只差時間的醞釀而已了。

文字、攝影 // 黃翊

圖中舞者 // 謝承佑

圖 // Leica SL + Apertu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