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 – Objects” Photo by Huang Yi | Leica SL + Vario-Elmarit-SL 24-90mm f/2.8-4.0 ASPH | Aperture

這次不同於以往專注的發展一個作品,我們嘗試讓三個作品同時成長,我自己覺得是個很大的挑戰,腦袋像被切分成三塊,不同區塊同時運作著,卻也讓我思考到不同的感覺系統在表演上該如何詮釋。

這次是我接觸《物》的第三階段,有別於前兩個階段發展時我不停思考人與物品之間的關係,這次我開始察覺那些物品所發出的聲響,聽起來是什麼?物件因為發出聲響好像有了情緒,有了呼吸,閉上眼睛停留在我腦中的不是物件的形體,而是它發出的聲音,即便眼前是空無一物,我卻可以明確感受到聲音裡的氣息。

當身體化為物件時,聲音在腦中響起,這是《物》最讓我沈醉的時刻。

“眼 – Glance” Photo by Huang Yi | Leica SL + Vario-Elmarit-SL 24-90mm f/2.8-4.0 ASPH | Aperture

這次發展的第二作品是《眼》,有別於近幾年工作室的作品,這次黃翊開頭就告訴我們是個純肢體的作品,好久沒有單純的動動身體,其實說實話我突然有些慌張(可能年紀大了也是我慌張的原因吧,哈哈),總是腦袋一片空白。以往我會因為舞作所需,去學習新的事物,希望可以有些刺激與學習,但是這次我連學習也有些毫無頭緒,所以在發展初期,滿滿的焦慮度過了的大多數的時間。

半年前我誤打誤撞開始去抱石攀岩,對於這項需要腦力與體力並存的極限活動我深深著迷,我覺得攀岩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必須精準的使用你的肌肉與力氣,一切經過思考計畫,然後前往終點,攀岩過程就像發展動作一樣,刪去多餘的步伐,每一步只留下最好的。這項新的興趣悄悄的影響了我的身體,開始對於細微肌肉更有意識的使用,對於精準似乎也有更精確的掌握。

在毫無頭緒中想起到這些體悟,我開始探索身體更細微的肌肉與質地的使用,因為《眼》是與有著眼睛的庫卡一同演出,我想我無法挑戰他的精準,但是這次我很期待跟庫卡一起測試身體的細微與精確。

要帶來的第三個作品《小螞蟻與機器人》,是我參與前置研究最多的作品,雖然也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還記得當時黃翊說:『我們來開咖啡廳吧!』我第一反應以為這麼快就要轉行嗎?『在台上開一間咖啡廳』:他說。我開心又興奮的聽著他的描述,直到此刻我還是對這個點子充滿期待與想像。

《小螞蟻與機器人》是個很難用文字訴說的一個作品,也許是有著許多故事,也許是有著很多面向的表演在裡頭,也許是像生活一樣,需要嚐到了才知道的味道。所以,我想保留一些神秘,如同藏在故事裡頭的秘密一樣,說出來就不美了。

今年是我以表演為職業的第十年,走到十年也許個很好反省反思的時候,這幾年不停的思考,表演對我來說什麼?我曾經認為是磨亮你的工具,鑽研身體的技巧,那是舞者重要的表達媒介,也曾經覺得要擁有想像力是創造最重要的事,在劇場裡勇敢的天馬行空,大膽的想像,表演才能帶你進入你想去的世界。記得看過知名演員陳竹昇在專訪中說到表演,他說:『表演就像一台電冰箱,努力的找各種食材來存放,等到客人來家裡了,你就用你擅長的把食材料理出來,端給客人吃! 』很喜歡他這個比喻。

冰箱裡的東西不夠多時,我急著想要把它填滿,貪心的想做滿漢全席,其實材料只夠做番茄炒蛋,後來才真正明白表演是跟著自己成長,跟自己生活著。

我想表演能夠存放在心裡很久的,也許就是你的感受讓觀看的人感受、感動,在那一刻一起沈醉在喜怒哀樂裡這樣的滿足吧!

所以,好好生活,好好表演。

柔雯

文字 // 林柔雯

攝影 // 黃翊 

圖中舞者 // 林柔雯、謝承佑(右至左)

圖 // Leica SL + Apertu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