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 – Glance” Photo by Huang Yi | Leica SL + Vario-Elmarit-SL 24-90mm f/2.8-4.0 ASPH | Aperture

我是幸運的,可以在第一時間觀看到動作最初的原貌。

那些來自於表演者最初的樣貌,羨慕各自的鮮明,擁有各自的樣貌。思維是思維,柔雯是柔雯,這些都是累積成長後的樣貌,正是因為知道自己的特性和擁有的故事,才能在自己的身上找到屬於自己的語言。

“物 – Objects” Photo by Huang Yi | Leica SL + Vario-Elmarit-SL 24-90mm f/2.8-4.0 ASPH | Aperture

也能在原豪、順文、承佑身上發現單純的熱情,可以讀得到他們對於作品的渴望,此時的光亮,也許是還沒有線條的光線,但那也曾是我們經過的時刻。每一個人身上都還存著光亮,只是閃爍的程度、色澤顏色,都會隨著作品、時間而被改變或被自己重新定義

從八里轉移到關渡的實驗室,發展動作空間上大約是八里的十分之一,好像又回到一開始與黃翊、柔雯,在水泥地上只放了一塊木板,就這樣開始發展動作。

地板一年一年的加大,到今年,卻又回到了大約一兩塊地板的大小。全部的人被放置在同一個空間,每天看著彼此發展動作。晚餐吃著什麼?所有的一舉一動都在彼此的眼裡,剛開始的確有點不太習慣。過去我們都不是以群體活動模式的個體,也或者,過去我是個很保護著自己工作狀態和素材的人,但終究會知道,我們正一步一步影響著彼此,一起長大、改變。

不知道是不是開始創作的關係,總覺得今年變得非常忙碌。

年中結束『長路』後,接著黃翊三個正在發展中的作品,加上自己做了兩個新的作品,的確有點吃不消。我不是一個同時可以做很多事的人,不管創作或者表演,它都必須有很強大的生活感。因為作品會替你記得當時的樣貌,因此就產生了:胡鑑是不是被看膩的這種想法?是不是又一樣了?因為自己想在每一個階段,或是每個作品裡總要有一些改變。也可能是,已經數不清跟黃翊工作多少作品?還是跟不上黃翊天馬行空的世界?但後來才發現,原來不是新就是進步,不管怎麼變你還是你,為何不加強自己原本有的特性和特質,而總想要變成另一個樣子?我想,只要是人總會對新的事物產生好奇,這可能是目前我遇到最大的狀況,以為變了,其實什麼都沒變。

能與大家共事,看著一切變與不變,依然存在在黃翊作品裡的第十三年。

胡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