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 – Glance” Photo by Huang Yi | Leica SL + Vario-Elmarit-SL 24-90mm f/2.8-4.0 ASPH | Aperture

在旅行的路途中,倘若忘了回頭看看,都不記得走了這麼遠。

今年的腳步特別快,才完成《長路》的三館巡演,立即就開始《物》、《眼》、《小螞蟻與機器人》的製作。在這三個作品開始排練之前,所有人為了作品做了許多功課與準備,不論是角色的設定、動作的風格走向或是作品中出現的道具,都是一步一步討論與實驗出來的。有的時候,我們坐在桌前工作或是討論的時間,甚至比排練還長。或許這種型態是特殊的,但我卻很享受這種特殊,因為這代表,我們每個人都完全參與在作品創作裡,用自己的經驗、專長來為作品付出努力。當然也有不足的地方,所以才需要額外去做功課做討論。我經常會面臨不足的狀況,必需花不少時間在研究某些事物,包含作品中角色的題材、必須使用的技術設備、器材等等…每接觸一件新事物,都像踏進新的世界,有很大的學習。

“物 – Objects” Photo by Huang Yi | Leica SL + Vario-Elmarit-SL 24-90mm f/2.8-4.0 ASPH | Aperture

對我來說,從事技術、製作、研究也是排練的一環,幕後與幕前都有排練,才能算是完整。
有別於以往的風景。

工作室的空間裡,黃翊坐在工作桌前處理作品所需的資料,胡鑑掛著耳機,眼簾低垂舒展著身體,柔雯看著十一吋的螢幕,裏頭有密密麻麻的數字,順文站在咖啡機前,讓空間充滿咖啡香味,原豪則坐在牆邊的木工桌,正組裝著小小的物件,承佑窩在陽光剛好灑進來的角落,抱著吉他練習昨天新學的和弦,皓庭在各項設備與儲藏間來回奔走,確認設備們都正常運作,Ivy 站在窗邊,耳朵貼著手機與另一端的人談話,柏儀端正地坐在長桌,敲擊眼前的電腦。

每個人都在同一個空間裡找到了自己的角落,不一會兒,舞者們換上可以活動的裝束,在中間的位置暖身、閒話家常、準備工作身體。有時,大家會圍坐在那唯一的長桌,討論、計畫作品相關的事物。天色暗了,這一群人也還是圍坐在那長桌用餐。有的人每天吃得差不多,有的人吃得很簡單,也有的人吃得很豐盛。大家互說再見時,差不多是時針和分針呈現一個類似Nike的形狀。
回憶。

初入工作室時,我還忙著在理解、筆記《黃翊與庫卡》中攝影機零件的組裝,一回神,手上正拿著兩套新作品中使用的攝影機零件,煩惱還缺什麼?

這些時間下來,不敢說自己會了多少?只能說開啟了舞蹈以外的大門。從事舞蹈十九年,其中累積了不少經驗,感謝學習舞蹈的路上,所遇見的老師、長輩與朋友們,教會了我在工作身體上所需的條件。裡頭可能有要求、細節、耐勞、寬心、自在等等…將這些條件放在現在接觸的攝影、技術相關工作中,是很大的助力。目前只有短短的兩年,要一下子抵達十九年的經驗實在不太可能。因此這也成為自己的期許,期許在未來能夠游刃有餘地處理各項工作,並努力完成最高要求。

今年似乎又更忙碌了些,在忙碌之餘看著原豪、順文和承佑,他們也努力的在學習新知識、新技能並有很好的成果,回想自己與他們同年紀時,只著眼在一件事情上,不免開始羨慕起來,可以見到他們明亮的未來,而我也被他們的光亮影響著,我想,這趟旅程將會越走越是滋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